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心理百科

心理探秘:为何入睡前身体会突然抽搐?

发布部门:  发布时间:2017-05-21  浏览次数:

当我们的身体进入睡眠时,突然的痉挛会被我们的大脑所忽略,引起我们胳膊和腿的抽搐。  

有些人会因此受惊,有些人会局促不安。但我却被这些抽搐现象深深地吸引住了,即所谓的入睡抽动。没有人能确定是什么引起抽搐的,但是对我来说,它们是一场隐秘的大脑控制权争夺战中的一个副作用,而战斗发生在每晚的半梦半醒之间。  

通常来说,我们睡着了身体就无法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。甚至是在极其生动的梦里,我们的肌肉仍保持着放松和不动的状态,看不出有一点内在兴奋的迹象。而外面发生的事也常常会被无视。这并不是我说说而已,只是实验结果如此表明,即使你睁着眼睛睡觉,有人拿灯照你,也不大可能影响到你的梦境。  

但是立于做梦者和外界之间的门并不是完全关闭着的。有两种活动脱离了做梦的大脑的控制,且它们各不相同。  

大脑的战役  

熟睡时,我们身上最普遍的活动是快速眼球运动。当我们做梦时,我们的眼睛会根据我们所梦到东西的而转动。比如说,如果我们梦到正在看一场网球赛,我们的眼球就会随着网球的每一次凌空而左右转动。这些活动在梦境进行时发生,它们摆脱了正常睡眠中的麻痹,跑到了现实生活中来。所以,看一个正在睡觉的人的眼睛最能看出他是否正在做梦。  

入睡抽动指的并不是这个。它普遍见于孩子之中,当我们的梦变得极其简单,梦境中正在发生什么就不会被反映出来——如果你梦见正在骑自行车,现实生活中你的腿并没在做绕圈运动。相反,入睡抽动看上去是一种信号,即运动系统仍可以在睡眠麻痹开始的时候接管身体的一些控制权。不是说这是一个单一的脑部的“睡觉——醒来"开关(比如晚上开启而白天关闭)来控制我们的睡眠,而是说我们体内有两个相对立的系统在相互制衡,每天为了从对方那夺取大脑的控制权而斗争。  

在大脑深处,它们其中之一就位于大脑皮层的下面(即大脑最完全进化的部分):一种叫作网状激活系统的网状神经元。它紧贴于大脑中支配基础生理过程的那些部分,比如呼吸区。当网状激活系统充分发挥效力,我们就会警觉不安起来,也就是说,我们醒了。  

与这个系统对立的是腹外侧视前核,腹外侧位于大脑边缘的底端,视前区位于视神经交叉的前端,我们称之为VLPO。VLPO促进睡眠。其位置靠近视觉神经,这样它就可以收集关于白天始末的信息,然后影响我们的睡眠周期。  

随着大脑停止了做它的日常任务,即解密外部世界,开始进行它自己的娱乐,网状激活系统与VLPO系统之间的较量逐渐向后者倾斜。人体便进入了睡眠麻痹状态。接下来所发生的尚不清楚,但看上去对运动系统的控制权之战还远远没有结束。几乎没有任何斗争可以在瞬间取得完胜。人体进入睡眠麻痹状态后,白天所剩余的能量会时不时地以运动的方式爆发出来。换而言之,入睡抽动是正常的白天运动的最后一搏。  

一些人声称当他们梦到他们坠落或绊倒时,入睡抽动发生了。这是一种被称为是"梦混入"的罕见现象的一个例子。一些外部事物,比如闹钟,会闯进你的梦中。当这发生时,说明了我们的大脑能生成合理故事的这种惊人能力。在梦境中,大脑中规划及预言的区域会被抑制,让大脑能随心所欲地发挥创造力——就像一个爵士乐即兴创造者受到同行音乐家的启发而进行创作。  

当入睡抽动在睡眠与清醒的斗争中逃走,大脑也在经历它自己的改变。在清醒世界中我们必须搞清外界的事,在梦境世界中大脑试着弄明白它自己的活动,这才导致了梦境。我们入睡时大部分的外部世界被蒙上一层薄纱,入睡抽动显然能足够接近于事情的本质——即我们身体自己的运动能吸引睡眠意识的注意力。它与形成幻觉的夜间世界一起闯进我们的梦境里。  

我们入睡时所发生这两种活动之间有种和谐的对称性。快速眼球活动是梦境在外部世界的反应,入睡抽动看上去则是现实世界侵入梦中世界的痕迹。


Copyright 2012 郑州轻工业学院----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

郑州轻工业学院版权所有 设计开发:大学生科技创业中心